长城地理

青园·人文燕赵|河北十九座文庙

来源: 燕赵都市报  作者:刘学斤
2019-08-30 11:19:15 
分享:

  文庙既是古建筑,亦是值得重视的珍贵文化遗存,象征着一地文脉之存续。近年来,围绕文庙及与其相关活动的话题,愈来愈引起人们的注意。整体而言,文庙的内部环境和外部环境正发生着可喜的变化。时代进步使然。

  希望更好地保护现有文庙遗存,并合理有效利用之,这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一

  夏初,河北省儒学会组织一个研讨,研讨相关河北文庙。收到邀约,我没有推辞。凡跟河北文庙相关之事,只要时间允许,力所能及,我都不推辞。

  亦不能推辞。文庙既是古建筑,亦是珍贵的文化遗迹,象征着一地文脉之存续。如何更好地保护现有文庙遗存,并合理有效利用之,向来是我所关心的。

  历史是条长河,不停地向前推进,形而下的古物古迹和形而上的传统教育,在某个地方,是沉淀于这条历史长河中的。年轻时不懂,亦没人告诉提醒,稍长些,有了些社会阅历和人生经验,开始学着思考一些问题。正因此,每到一地,利用各种机会,我必打问当地是否还保存着文庙。有则喜不自胜,必寻之。日积月累,久而久之,河北现有的十九座文庙遗存,在有意和无意之间,我都访问过了,遇见过了。

  我将此视为一种殊缘。不负殊缘,故不惮率尔操觚,为十九座文庙留影。

  二

  承德文庙,又称热河文庙,乾隆四十一年始建,三年后竣工。在河北现存的文庙中,其始建年代最晚,却是占地面积最大的一座,达1.85万平方米。

  第一次拜谒,它尚为一座中学占据。尊经阁尚存,主要建筑大成殿却不存。第二次去,中学已搬迁走了,复建工程正在进行。到2011年,大成殿复建,2018年,举行了释菜礼。最近一次路过其门,那场释菜礼刚举办不久。已是黄昏,我没能进去。

  三

  定州文庙。

  世界无常,亦有常。经历过风雨,经受住时间考验的建筑,都是有灵魂和灵性的。

  保存最完整的河北文庙,为定州文庙。

  定州文庙亦是我参观最早最多的一座文庙。位于城内刀枪街,其西侧今为中山书院,三十年前尚为定县师范。

  古树蔽日,冷清神秘,建筑多为明清遗物,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初创于唐、初名先师庙的定州文庙的印象和感受。彼时它叫定县文庙,尚是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而今它已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庙内庙外环境,与当年比,大有不同。

  定州文庙之外,保存比较完整的文庙,在我眼中,还有沧州文庙和正定县文庙。

  四

  正定县文庙。

  一城两文庙。亦只在正定有这种殊遇。

  之所以有这种殊遇,乃因正定城曾是正定府治和正定县治的所在地。

  城西的正定县文庙始建年代不详,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观后,断其大成殿为五代作品。时光流传,2005年,这座文庙恢复了1949年之后中断多年的祭孔活动。此后,祭孔活动又多次在这里举行。

  正定府文庙位于城东,宋建,元末毁于兵,明重建。20世纪70年代毁。多年前找见它,仅存的戟门、东西便门改为他用,近乎认不出。今年去,复建工程基本完工。明代戟门,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单檐悬山顶;东西便门,清代建,各三间,硬山布瓦顶。对比今昔,两者面貌,不可同日而语。

  五

  涿州学宫。

  到过多次的涿州文庙又称涿州学宫,唐始建,清重修。原规模不复,仅存戟门和大成殿。原存唐贞元涿州新置文宣王庙碑、金大定涿州重修文宣王庙碑记、元至正涿州重修孔子庙碑、元大德皇元加封大成之碑、元重修学宫碑、明嘉靖奖励涿州诸生碑,均移存别处。

  平山文庙,唐始建,宋迁建,存明代戟门、元代大成殿及六株千年古柏,20世纪80年代建为平山县博物馆。新乐文庙亦始建于唐,后多次复建,存明代大成殿、崇圣祠。这两座文庙多年不去了,不知近来是否安泰。

  六

  现存河北文庙,并非全部在今天的市区或县城。寻访之初,我亦疑惑:为什么新乐的文庙在新乐的承安铺、井陉的文庙在井陉的天长镇、盐山的文庙在盐山的庆云镇、平乡的文庙在平乡的平乡镇?询诸明白人,方知此为古今行政区划变更、治所改变等原因造成。

  去寻井陉文庙、盐山文庙、行唐文庙、定兴文庙、山海关文庙……发现都仅存一座大成殿,都坐落于校园内……那年井陉文庙的大成殿前搭起脚手架,修缮工程就要开始。盐山文庙的修缮亦提上了日程,即将进行。再后来,听说井陉和盐山的文庙都已修复过了,我亦想哪天再去看看它们修缮后的风貌。

  七

  栾城文庙。

  仅存一座大成殿的还有平乡文庙、栾城文庙、深泽文庙和邢台文庙……

  平乡文庙大成殿前原有宋大观二年立大观圣作之碑与元泰定四年立文庙记碑,均未见,据称移存他处。

  邢台文庙又称顺德府文庙,原在城内顺德路北,规模宏大。仅存的大成殿,明成化年重建,面阔七间,进深四间,被称为“河北省现存最大的文庙单体建筑”。第一次按图索骥,不得,后知已迁建,于达活泉公园一隅相见。据说殿前原有宋、元、明重修碑各一,今又移存何处?于是,顾而生怜,坐而叹息。

  文庙这样的古建筑是有根的。它的根扎于原址,短者一二百年,长者已数百年乃至千余年。这亦是原址保护精髓之所在。迁新地,非万不得已不可为。如伤其根,甚至可能断其根,则其新生由何谈起?让其焕发神采古为今用由何谈起?不如不为。

  八

  这些年,文物保护工作愈来愈受到各级政府重视,许多文物的保护级别得到提升,县级升市级、市级升省级、省级升国家级者,数量不断刷新。文庙亦然。

  初见定兴文庙大成殿,它尚是县字号,如今它该是市字号或省字号了吧。

  阜城文庙亦只剩了一座大成殿。初见时,它尚无保护级别,境况亦最令我唏嘘。

  阜城文庙如今亦该享受市级或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待遇了吧?听说它得到了修护。如今它的处境是否又好些了呢?

  九

  安新安州文庙。

  安新安州文庙遗址,大半被民居覆盖,仅存圣人殿凉亭,又称敬一亭,单檐四角攒尖布瓦顶,汉白玉八角石柱,同样没有保护级别。

  它孤零零独立于遗址之上,彰显出幸存的意义,亦更彰显其鹤立之态。

  众所避避,我所趋趋。唉唉,这座我最近拜谒的文庙,又怎不让我心生念念?

  (燕都融媒体记者 刘学斤/文)

关键词:文庙,古建筑,文化责任编辑: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