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评论 > 时事快评

都什么时代了,人体写生还会引发争议

来源: 长城网  作者:黄帅
2019-09-19 15:22:37 
分享:

  ●特约评论员 黄帅(北京)

  据报道,近日,有网友上传了一组大学美术课堂教学照片,配文称“川美院长亲自写生示范确实厉害 ”,但是“该不该画裸体”却引发网友热议。还有网友称,自己学校的艺术系,就因为部分家长学生反对、别的教师从中作梗,而取消了人体写生课。

  如此问题让舆论大哗,有人惊呼,“都9102年了,美院师生画裸体,竟然还有人不接受?”也有人拿出一番诲淫诲盗的言辞,说什么“裸体艺术就是色情,不能打着艺术的旗号宣扬下流文化”。人体写生惹出争议,这是美院师生可能无法想象的事情,对他们而言,对着裸体模特画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裸体这个东西,却是民众非常敏感的话题,多数国人依然没摆脱“谈性色变”的思维藩篱。

  从中国艺术史上看,能不能画裸体,至少有过两次大的论争。第一次是在民国初期,当时艺术家刘海粟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用人体写生来教学,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这让很多封建卫道士难以接受,刘海粟也因此被一些人污名化,各种“批判”一度甚嚣尘上。但是,随着西方思潮的大规模涌入,尤其是新文化运动引起的中国文化的新变,美术界开始对裸体艺术重视,文学界也产生了大量讴歌人体美的作品。随之而来的,就是社会思潮的活跃,以及不断演进的人性解放历程。

  但是,裸体艺术在中国的命运可谓一波三折,人体写生也一度成为极其敏感的事情。第二次论争发生在改革开放初期,在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八十年代思想解放历程中,人体美再度被重视。

  事实上,能不能画裸体,从某种意义上也是社会思潮活跃开放与否的标志,甚至是政治开放程度的标志。被知识界称为“新启蒙”时代的八十年代,也正是在这些活跃的争鸣里不断演进的。我在翻阅中国美学史时发现,学者陈醉在1987年出版过一本《裸体艺术论》,这原本只是一部学术作品,但在当时却成为火爆全国的畅销书,可见人们对探究人体美有多大的兴趣,也侧面说明,这方面的严肃思考有多么匮乏。

  如今看来,依然有不少人对裸体艺术有莫名的偏见,此事能成为新闻事件,正说明很多人对“画人体”还不了解,更不懂人体艺术与美学、美育的关系。其实,这也与中国传统艺术的保守倾向有关,西方艺术从古希腊古罗马时期,就非常重视人体美的呈现。不论是大卫塑像还是断臂的维纳斯,都是古代西方人表现人体美的经典作品。文艺复兴之后,表现人体美更是艺术家们孜孜以求的目标,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巨匠都是画人体的大师。而且,画人体也与解剖学息息相关,像达芬奇这样兼通人体解剖学和美术的大牛,在西方艺术上并不少见。近代以后,中国知识界将优秀的西方思潮引入国内,对中国社会的思想解放、文化进步大有裨益。

  因此,决不能小看裸体艺术,更不必对它污名化。我们不妨多一些历史的视角,多一些包容的态度,从更大的层面来审视所谓的“画裸体”。人体艺术不是色情,不必看到裸体就联想到各种污秽之事,那种认为裸体艺术有伤风化的调调,真的该被请进历史博物馆了。

关键词:人体写生,艺术,文化责任编辑: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