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评论 > 时事快评

穿越羌塘驴友认罚,请对自然多一些敬畏

来源: 长城网  作者:于平
2019-05-08 15:39:26 
分享:

  今年3月,杭州小伙冯浩与女友林夕、徒步爱好者李志森三人同行,徒步穿越羌塘无人区。进入无人区10天后,冯浩独自离队并失联,50天后被找到。

  针对此事,西藏安多县森林公安局对3人作出各罚5000元的行政处罚,但冯浩与林夕一度不肯认罚。最新消息说,三人都已承认错误、接受处罚,并向全社会公开致歉。

  不知道这三人的认错认罚,到底是发自内心,还是迫于执法部门和舆论压力。但从驴友穿越无人区的事件频频发生,以及网络上许多人为这一“壮举”点赞的现实看,在一些驴友眼里,穿越无人区算不得什么错。

  得承认,人类需要冒险精神。探索未知世界,挑战个人极限,许多时候都是令人敬佩的壮举。但所谓的冒险,并非没有底线。其中的底线之一,就是对自然生态的敬畏。

  羌塘无人区位于西藏北部,面积近30万平方公里,是我国最大的无人区。这块地区,是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栖息地。一旦有频繁的人类活动出现在这个区域,那么可能会给珍稀野生动物带来惊扰,甚至会阻断很多动物的水源道和通道,给它们栖息地造成破坏。

小伙在羌塘无人区失联50天被找到。

  此外,羌塘无人区由于地处高原,干旱缺水,气候恶劣,植被生态极为脆弱。这样的脆弱,是超乎我们想象的,曾经就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

  为研究青藏高原的土壤、植被。一位科学家从高原上挖了一小块草皮带回研究所进行分析。让这位科学家没有想到的是,几年后他再到那地方去的时候,原本绿油油的一座山,竟变成了秃山,一点绿色也不剩了。

  挖一块草皮能毁一座山,这就是高原地区生态的残酷现状。对此,西藏自治区林业厅官员也表示,羌塘保护区是生态脆弱性、敏感性的典型代表,一旦破坏,极易引起大面积草场退化或造成大面积土地沙化,将会对我国乃至北半球的生态安全构成威胁。

  这样一个脆弱而敏感的地带,是承受不了人类的征服和挑战的。为什么要把这么大片的地方圈起来,尽可能保持最原始最天然的状态,原因也在于此。不仅是羌塘,可可西里、阿尔金山等都是如此,他们之所以一概拒绝驴友的进入,是因为谁都不敢拿脆弱的自然生态去冒险,谁都无法承受生态破坏的可怕后果。

  探险与对自然的敬畏同行,这是全世界冒险爱好者所共同遵守的规则。但这一点,在中国驴友身上往往是缺失的。无独有偶,在穿越羌塘无人区遭热议的同时,一段“越野车队碾压格聂之眼”的视频,也在网络热传。位于四川理塘县高山草甸之上圆形湖泊——格聂之眼,被称为“通往天堂的眼睛”,景区里也明确标明:“生态脆弱区,亲,勿碾压草场!”但这一切,并未挡住越野车的滚滚车轮,视频中,“格聂之眼”被压出的“黑眼圈”,让人深感刺痛。

  一些驴友挑战禁区,破坏生态,对此行为,依法严厉处罚,当然是必要的。但比处罚更为重要的,是唤醒驴友们对于自然的敬畏和仁爱之心。不顾生态代价的所谓个人壮举,不过是一种莽撞而自私行为。在挑战自我,征服自然的同时,驴友们更要考虑的是,自己留给它的是什么?我们怎样学会与它和谐相处?(于平)

关键词:羌塘无人区,驴友,失联责任编辑: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