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评论 > 时事快评

郑渊洁炮轰进校售书,为啥不炮轰“作家榜”

来源: 长城网  作者:陆玄同
2019-04-22 13:53:42 
分享:

  日前,第13届中国作家榜日前发布2018年中国童书作家榜,但赫赫有名的“童话大王”郑渊洁却没有入榜,一时引发讨论。面对网友质疑销量尴尬,郑渊洁甩出版税收入单作为回应。并在微博宣布退出2018年中国作家榜,称不与进校卖书作家为伍,还举报校方利用权威,动员学生“自愿”购书,其中书店和校方或存在寻租现象。而且还认为作家进校卖书会影响学生阅读兴趣、压制青年儿童文学作家。

  对于郑渊洁提到的书店和校方或存在寻租现象,相关部门理应介入调查,以澄清舆论质疑,还校园一方净土。毕竟,不管是谁也不管以何种方式,都不能以阅读为名在学生身上谋私利,这个底线不能失守。

  作家进校园做讲座无可厚非,但以此夹带私货,甚至强制性售卖自己的作品,就逾矩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中规定,任何人不得进入中小学校园推销商品。对于以讲座为名义,学校、出版商、书店等以此抱团强制学生购买指定书目的行为,教育及相关部门应当予以纠偏。

郑渊洁拿出“实锤”,晒出2018年图书销售的部分税单。

  今年4月23日是第24个“世界读书日”,我们倡导全民阅读,鼓励学生广泛阅读还来不及,怎能以强制性的“生意”毁了学生的读书兴趣?

  阅读是一种自愿行为,没有任何一个作家的作品能让所有人喜欢,包括那些端坐在所谓“作家榜”的作家。这种评比呈现出来的“功利性”,满满是炫富的味道,上榜抑或不上榜也说明不了什么,对于全民阅读或者青少年的阅读导向也是有害的。伟大的作家永远是谦虚的,销量或许可以佐证作家的成就,但却是有限的。

  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包括书报刊和数字出版物在内的各种媒介的综合阅读率为80.8%,较2017年有所提升。2018年中国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7本、电子书阅读量为3.32本,人均每天看手机时间最长达84.87分钟。可见我们的阅读现状并不乐观。

  现代人的时间是零碎的,为了迎合这种空闲,互联网上的指尖阅读应运而生,但这种阅读只是停留于表象的“知道”,而非“知识”。数据显示,数字化阅读方式(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Pad阅读等)的接触率为76.2%,较2017年上升了3.2个百分点。即便如此,碎片化阅读代替不了系统的阅读思考,知道与知识之间,横亘着的是一种长期积累的阅读习惯和思维方式。真正的读书在于思考的深度,而碎片化的阅读提供的只是一种“我知道和我了解”,浅尝辄止而已。

  童书作家进校园,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是首要的,脱离这一点,就会成为“销售”,虽然沾满铜臭味的演讲只能煽情一阵子,但对于学生的阅读兴趣而言,危害是巨大的。

  读书是通往高贵最低的门槛,但不能被庸俗化、利益化。苏轼在《记黄鲁直语》中说:“士大夫三日不读书,则义理不交于胸中,对镜觉面目可憎,向人亦语言无味。”曾国藩云:“人之气质,由于天生,本难改变,惟读书则可以变其气质。”可见读书在于修身,而作家如果不修身,何以成为作家,不过是个书匠而已。

  书本阅读虽然费时费力,但思考的乐趣无可替代。而不管是童话作家还是其他作家,作品本身承载的信息增量和人文情怀首先要求启迪性,不贩卖焦虑和情怀,不为了讲故事而讲故事。

  回到郑渊洁未登童书作家榜事件,个人恩怨归个人恩怨,法律的归法律。也呼吁童话作家们,请别用铜臭毁了孩子,也请从那些无味的排行榜上下来,回归创作。(陆玄同)

关键词:郑渊洁,进校售书,作家榜责任编辑: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