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评论 > 时事快评

这个地球容得下人类,也该容得下藏羚羊

来源: 长城网  作者:张田勘
2019-01-04 17:52:36 
分享:

  野生动物摄影师顾莹在南极、北极、青藏高原寻找那里最具代表性的三种动物——

  帝企鹅、北极熊、藏羚羊,重点拍下了它们的繁衍生息,成为完成这个题材的世界第一人,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人。2016年她成为“中华文化人物”,2017年获美国最佳自然摄影奖(NBP)大奖,作品被美国华盛顿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永久收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顾莹在可可西里无人区腹地蛰伏三年,冒死拍下野生动物,尤其是藏羚羊的绝美画面,固然基于一种想法,作为一个中国本土的摄影师,有责任把可可西里和三江源拍好,把中国的生物更好地展示给全世界,但更重要的理念是,拍野生动物不是为了得到一张好看的照片,一段优美的视频,而是了解野生动物,了解它们和人的关系,也让人们更了解我们生存的这个地球。每个物种都有它存在的道理,都与人息息相关。

  然而,从实际情况看,尽管在可可西里的盗猎行为减少了,藏羚羊的种群和数量也得到恢复,但是,藏羚羊的生存情况现在还并不容乐观,它们仍然生存在人类的阴影之下。这些阴影包括,它们和青藏高原的所有野生动物要受到无人机航拍的打扰,无人机的轰鸣声让它们受到惊吓,以为这些无人机要夺去它们的生命,不得不慌慌张张地逃命。

  更重要的是,顾莹在可可西里拍了3年,发现从来没有见过一辆车在路上礼让藏羚羊。当藏羚羊要过马路的时候,每次都是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在路上拦车,让出一条道,让羊群通过。

  藏羚羊的最大阴影是,人类的车队在路上看到藏羚羊,不要说停下来,连鸣笛都不鸣笛,便直接开过去,因此有的时候就会发生藏羚羊被车撞伤的事故。在生命禁区,尽管那是藏羚羊的栖息地,但是由于被撞伤,它们会失去觅食和自主进食能力,结果只能死亡。顾莹亲眼所见的情况是,有的藏羚羊受伤后3天,由于无法进食,就死亡了。

  与人相比,尽管藏羚羊可以在自然环境极度恶劣的高原生存,但人还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主宰者,人类发明的工具更是强大到成为藏羚羊的杀手。如果行驶在高原上的车队有保护意识,礼让藏羚羊通过,挽救的就是无数藏羚羊的生命。

  这种礼让其实是建立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重要窗口和机会,可以让藏羚羊认识人、习惯人,也习惯人所建造和建设的各种设施和工具,如铁路、桥梁、火车、汽车。一个最现实的情境是,当藏羚羊在人类的礼让之下,或慢慢习惯机械的声响之时,就会与人和器物和平相处。

  在兴建青藏铁路前后,进行了环境评估,除了对于穿越可可西里、羌塘等自然保护区的铁路设计路线尽可能采取绕避的方案外,还根据沿线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性、迁徙规律等,在相应的地段设置了野生动物通道,以保障野生动物的正常生活、迁徙和繁衍。在青藏铁路唐北段和唐南段分别设置了野生动物通道25处和8处,通道形式有桥梁下方、隧道上方及缓坡平交3种形式。其中桥梁下方通道13处、缓坡平交通道7处、桥梁缓坡复合通道10处、桥梁隧道复合通道3处。

  然而,2006年青藏铁路通车后,对包括藏羚羊在内的野生动物的迁徙和繁衍是否受到影响也一直成为环境和生态保护的重要问题。多年来的观察表明,野生动物通道的使用率已经从2004年的56.6%逐步上升到2011年后的100%,同时,野生动物通过通道的集群规模和停留时间也在不断减少。

  但是当火车通过时,藏羚羊还是不敢通过火车桥梁下方的通道。幸运的是,2016年,顾莹第一次去可可西里拍摄藏羚羊迁徙的时候,拍到了一个火车在地铁道上行驶,藏羚羊在旁边奔跑的画面。2018年,顾莹又拍摄到了火车在铁路桥上行驶,藏羚羊同时横穿桥梁下方通道的同框镜头,说明藏羚羊正在习惯和适应人类对它们生存环境的改变。而在这之前,有的摄影家为了表现藏羚羊和火车同框的画面,还进行了PS造假。

  顾莹拍摄到了真实的藏羚羊和火车同框表明,藏羚羊这样的珍贵动物还生活在人的阴影之下,但只要人类减少对它们的打扰,并为它们的生存创造相应的条件,它们也会慢慢适应。如今,让它们生存的重要条件还可以往前走一步和多走几步,在航拍的时候减少噪音,因为绝大部分野生动物都很害怕这种噪音;在遇见它们过马路的时候,多付出一点时间,礼让它们,让它们顺利通过公路,不要再无视它们,更不能碾压它们。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为何要保护藏羚羊,其实有很多理由,最实际的理由是,保护它们,也是为了保护人类自己。因为,藏羚羊仅存于中国青藏高原,是生活在海拔最高地区的偶蹄类动物,历经数百万年的优化筛选,成为适者生存的杰出代表。在海拔6000米的高度,别说人类,就是其它一些动物连挪动一步也要喘息不已,但藏羚羊可以60千米的时速连续奔跑20-30千米,而且藏羚羊具有特别优良的器官功能,耐高寒、抗缺氧、食料要求简单,对细菌、病毒、寄生虫等疾病表现了强大抵御能力。它们身上所包含的优秀动物基因,囊括了陆生哺乳动物的精华,随着对它们研究的深入,将不只是让畜牧业得到改良,也让人对生命现象和本质的理解更为深刻,获得更多的医药和其他产品。

  当然,更抽象的理由正如珍妮·古道尔所说,“我的确相信我们可以希望我们的后代以及我们后代的后代能生活在一个和平的世界上。那里仍将有绿色树木,有黑猩猩出没其间,仍将有蔚蓝的天空,有小鸟在歌唱。”也就是说,这个地球容得下人类,也容得下包括藏羚羊在内的更多生物。参差多态乃是人类幸福的本源。(张田勘)

关键词:藏羚羊,生态,保护责任编辑: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