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评论 > 时事快评

该考虑让重案强奸犯一次犯罪终身失性了

来源: 长城网  作者:刘雪松
2019-07-10 08:32:08 
分享:

  ●特约评论员 刘雪松(浙江)

  2019年1月,四川宜宾珙县白家村村民得知两次因强奸入狱的陈某奎就要出狱回家,相互提醒——有女娃子家的大人,一定要把自家孩子看好。

  然而悲剧还是发生了。2019年7月6日,临近珙县白家村的宜宾高县一名15岁女生肖某还是被害了。犯罪嫌疑人正是陈某奎。这是他实施的第三个强奸案,也是他致死的第二条人命。此前陈某奎曾两次因强奸入狱。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陈某奎在第二次强奸罪入狱服刑期间,认罪悔罪,认真遵守法律法规及监规,接受教育改造,被减刑4次,共3年7个月。

图源:小肖班级老师朋友圈。

  从出狱半年左右再施强奸、再致人命的涉嫌犯罪事实来看,陈某奎是没有改造好、也不可能被改造好的强奸杀人狂魔。这一点,可以从村民听闻陈某奎出狱之前的相互提醒、出狱不到半年的涉嫌犯罪事实,得出定论。

  相关报道描述到一个细节:在得知学生失踪后,女孩肖某的班主任老师一直在跟踪了解进展,提醒各位有孩子的家长一定要注意孩子的安全问题,千万不能大意,“不能像这对父母一样,孩子失踪20个小时没有引起重视,是我提示过后才开始寻找、报警,真的太粗心大意,太不关注孩子了……”

  班主任老师提醒家长注意的,确实很重要,也很关键。肖某的父亲为此也痛心疾首、追悔莫及。但是客观上,虽然肖家与陈某奎的相邻距离不远,但毕竟也有县域之分,这个家庭对于陈某奎此前案情的不知情、防备不足,也是事实。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陈某奎在第二次强奸罪入狱服刑期间,认罪悔罪,认真遵守法律法规及监规,接受教育改造,被减刑4次,共3年7个月。

  一个两次出狱、本性不改的恶魔,让附近所有的家庭都提防着,看似正常,却也反常。防不胜防,由谁来防?这才是最现实的命题。

  对性侵犯罪、尤其对于未成年人的强奸犯罪,很多国家将其列入高危顶级犯罪的特殊类别。性侵致死的犯罪行为,一般被判死刑。美国正在审理的中国女大学生被性侵致死案,虽未最终判决,但即便在这样一个对于死刑判决极其严苛的国家来说,涉案罪犯也是处在被终身监禁的“起点”上。

  然而从陈某奎在狱中接受“改造”的相关法律文书来看,4次减刑,司法机关看重的是“悔改表现”。其中2014年8月28日,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宜中审监执字第1744号刑事裁定书称:经审理查明,罪犯陈某奎在服刑期间,能认罪悔罪,认真遵守法律法规及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积极参加思想、文化、职业技术教育,积极参加劳动,努力完成劳动任务。因此认定“以上事实有罪犯减刑综合材料、罪犯评审鉴定表等为证”。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陈某奎在第二次强奸罪入狱服刑期间,认罪悔罪,认真遵守法律法规及监规,接受教育改造,被减刑4次,共3年7个月。

  不否认陈某奎在接受教育改造期间在思想、文化、职业教育、参加劳动等方面的表现与变化,但这些,与改造好一个强奸恶魔的本性,却是没有直接关联的。可见司法设计与实践,与这类犯罪群体或个体之间,还存在着相应的脱节。更何况陈某奎这样一个在此之前因为强奸两次而入狱、其中一次还是致死的恶性犯罪。如此判刑,虽合法则,却不符本质。

  让强奸犯施以重刑、不得减刑,已经成为社会的广泛呼声。无数在强奸这条重罪上重复犯罪的案例,已经与众多被害者生命一起向现实的司法实践敲响了警钟。这是法治的诉求,也是社会基本安全感的现实诉求。陈某奎二次强奸出狱再施强奸、再致人命,代价很大,教训很深。

  对于因犯强奸罪行而刑满出狱的人员,如何有效地实施监控与管理,同样也面临着严酷的现实。这起案例发生之后,包括法律界人士在内的广大群体呼吁,借鉴国外严苛的法律法规设计,施以更高的刑罚,甚至不排除“化学阉割”法,对致命伤害的重者施以极刑,让两次以上性侵狂魔失去生理功能;让所有性侵者一朝犯罪,邻里皆知、应知尽知。而不是像我们所面对的陈某奎这个案例一样,两次犯强奸罪、其中一次致死,还能被屡次减刑。也不像我们身边的一些教育工作者发生性侵犯罪之后,竟然还能若干年后回到教育工作岗位。

  相对宽松的法则设计,无疑会助长强奸、性侵恶魔的淫威。给强奸犯罪设计顶级的法治高压线,刻不容缓。除此之外,也不妨通过法律设计,让罪行严重的强奸犯一次犯罪、终身失性。如此,才能高高托起社会安全的底线,才能托起未成年女孩的生命与尊严权利的底线。

关键词:重案强奸犯,犯罪,终身失性责任编辑: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