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

又一位名帅走了,我们还能享受踢球享受看球吗

来源: 钱江晚报  作者:戎国强
2019-01-31 11:33:18 
分享:

  昨天,很多球迷在视频上看到里皮离开的场景。乘客不多,白云机场出发大厅显得很空旷。里皮身旁,只有一个助理教练,一个翻译。当地球迷要送行,里皮谢绝了;记者要采访,里皮拒绝了。

  很多球迷心软了:中国队踢得太差了,输得太难看了,让里皮太没面子了,太让里皮伤心了。七十多岁的老人,走得这么决绝,好心的球迷,甚至觉得是自己对不起里皮。

  足球是什么?足球到底有什么魔力?中国球迷与一个意大利老头,非亲非故,是什么把他们连结在一起?为什么足球有这么大的魔力,直教人生死相许?输给伊朗队后,郑智当场失声痛哭,令人心碎。

  看了几十年足球,越来越不敢看了。不是怕看到输球,而是怕看到球员踢球时的状态,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紧。所谓紧,就是不舒展,不自由;好像踢球不是一种享受,而是在受罪。谁愿意掏钱、花时间去看受罪?

  一个人选择去踢球,是因为他喜欢踢球。一般来说,往往是有哪一种运动(行业)的天赋才会喜欢这种运动(行业);而施展天赋,提升天赋,是一种享受,在一个行业里拔尖,受到推崇乃至崇拜,是一种荣耀。有荣耀就有竞争,竞争提高了这项运动的难度与观赏性,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粉丝,以至于成为一种运动项目。每逢重大赛事,就是球迷的节日。当球员、观众全情投入时,是情感高度凝聚的时刻,也是幸福感最强烈的时刻。从社会管理的角度看,也是社会和谐程度最高的时刻。

  但是,当一项体育运动成为一个行业,集聚了庞大的人群与资金,最终纳入社会管理体系,足球之外的诉求也产生了,有人想要得到足球之外的东西。如果这个诉求与足球的运动方向相反,痛苦就产生了,最基本的表现就是人与人的各种隔绝与冲突,而结果一定是这项运动的变质、变味。

  从1992年请来施拉普纳开始,经过霍顿、米卢、阿里汉、卡马乔……直至里皮,27年里国足已经请了7名外教了。外教薪酬越来越高,而中国队的成绩却没有同步提高。今天,范志毅的预言快要变成现实了:再这样下去,连越南都踢不过了。每次请外教,任务十分明确:冲击世界杯等重大赛事。冲击失败,再换一个。郝海东说,每次他都跟中国足协说不要换,不能换;因为一种打法,一种战术风格的形成,不是短期内能够成功的。

  郝海东要的是足球水平的提高,足球文化的成熟,郝海东想让足球成为足球,至少足球要像足球。而决策者要的是眼前的成绩,即自己的政绩。足球不再是足球,是一些人脚下的台阶。向足球要的东西不一样,管理方法就不一样。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是慢工出细活,没有这份耐心。最终,足球赛不再是球迷的节日,而是折磨;运动管理扭曲了体育文化,球员的心理也随之扭曲了。

  曾经给霍顿当过翻译的谢强近距离观察过国足,他说,由于教育或者从小环境的影响和塑造,在贴身强对抗的环境下,我们的球员“野性”不够,放不开,缩手缩脚,创造性更是无从谈起。一个国足队员在一次国际比赛后跟谢强说:比赛中他忽然想起赛前动员时领导说的话——“全国几亿人在看着你”,他马上不知道该怎么踢球了。享受的事情就这样变成受罪的事情。如果说里皮是带着失望走的,那么郑智的泪水多少是能够给他一点安慰的。郑智的痛哭,让人看到,还有人为足球而哭。(戎国强)

关键词:里皮,足球,文化责任编辑: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