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评论 > 激扬河北

【长城暖评】把热爱长城的种子播撒给下一代

来源: 长城网  作者:芦静
2019-01-24 18:00:22 
分享:

  梁庆立,31岁,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金厂峪镇人。从初中毕业志愿保护长城到2014年被任命为长城保护员,从十多岁,到二十多岁,再到如今已年过三十,已守护长城16年,“长城保护员”已然成为他最看重的身份。

新华社照片,唐山(河北),2018年6月29日

  16年,是他的青春,更是他的执着。为了守护老去的长城,防止长城被破坏,绝大部分时间,梁庆立独自一人走在大山里,夏天中暑或被蚊虫叮咬,路上碰到蛇,遭树枝刮伤,下雨天路滑摔倒,都是经常遇到的事情,而这些与保护长城的迫切性相比,都是不值一提的。因为他的心已经和这里的长城紧紧相连,从心而出的力量指引着他不断向前。

  然而,成为长城保护员,只有一天不足4元、每月120元的“长城守护补贴”,这对于经济本就不宽裕的梁庆立一家来说,根本无法补贴家用。

  面对不断流走的时间和微薄的收入,面对孩子以及长城的未来,面对一位位进城打工、不断改善生活的“发小”,梁庆立虽然犹豫过要放弃,但还是坚定地选择留下来,因为“选择了,就无悔”。

  梁庆立以最执着的坚守,只为保护长城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他的精神值得点赞,但更需要得到传承。

  作为中国民族的文化和建筑瑰宝,万里长城到如今已经十不存一,很多地方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除了自然原因,不管是以前开山采矿,还是现在的不合理修缮,人为的破坏从来没有停止过。

新华社照片,唐山(河北),2018年6月29日

  文物不能被破坏,历史不能被亵渎,保护长城的工作刻不容缓。只是,现实不容乐观。尽管“让更多人参与到保护长城的队伍中来”的呼声不断,但目前长城保护员收入微薄,与常年翻山越岭的辛苦不成正比,无法保障队伍长期稳定,面临后继无人的尴尬。

  “当年老祖宗修长城那么难都成功了,难道现在保护长城比修长城还难?”梁庆立的感概让人无奈,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长城保护员队伍建设和经费保障问题。

  值得期待的是,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近日联合印发的《长城保护总体规划》(以下简称为《规划》),为建立长城保护传承利用长效工作机制,督促各省(区、市)将长城保护作为一项长期任务持之以恒地抓下去,提供了重要遵循。

  事实上,保护长城除了文物部门的相关政策支持外,提高群众保护长城的自觉性尤为重要。当下,梁庆立最大的理想是建一座微型长城博物馆,让更多人参与到保护长城的队伍中来,“把热爱长城的种子播撒给下一代。”

  有一种责任叫坚守,有一种品格叫奉献。我们期待,梁庆立的愿望能够早日实现,更希望看到在保护长城的道路上,有越来越多的人同梁庆立一道前行,“长城不能痛,长城保护员的心更不能痛。”(芦静)

关键词:梁庆立,长城保护员,文物责任编辑: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