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评论 > 时事快评

“挖兰草”改判无罪,修复正义不能止于个案平反

来源: 长城网  作者:欧阳晨雨
2018-11-09 10:37:44 
分享:

  还记得那起“挖兰草被判三年”的案件吗?两年之后,在公众舆论的持续关注下,该案终于迎来了平反的一刻。

  2018年11月8日,卢氏县人民法院对4起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再审公开开庭审理,经评议后当庭宣判,原审被告人秦运换、秦帅、黄海峰、肖金山分别被宣告无罪。(11月8日《人民日报》)

因挖掘蕙兰获罪的4人收到再审通知书后合影照。受访者供图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对四名当事人而言,这份判决的分量不轻。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三年,并处罚金若干,虽说属于轻罪轻罚,但与恢复“清白之身”的判决相比,不啻云泥之别。有了无罪判决的“底气”,他们不再是亲朋和乡邻眼中的“罪犯”,可以挺起腰杆做人,不仅能收回之前缴纳的罚金,还能依照《国家赔偿法》的相关规定,就之前被错误羁押限制人身自由,获得相应的国家赔偿金。

  当然,受益于这起再审案件的,还有其他因“挖蕙兰”被判有罪的当事人。据报道,自2006年以来,卢氏县人民法院已审理非法采伐野生蕙兰刑事案件共15件,涉案人数达17人,仅2015至2016年就审理了非法采伐野生蕙兰案件共8件9人。据报道,法院方面已作出表示,“对其他因采伐蕙兰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将尽快启动再审程序,严格依法作出处理”。如果这些类似案件的定罪量刑,同样存在“适用法律错误”,根据刑诉法有关规定,也“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依法改判”。

  跳出个案平反的窠臼,其实正义还可以走得更远一些。从表面上看,此案在审理过程中的法律适用问题,涉及对我国现行刑法、国际条约、司法解释、国务院行政法规等理解适用问题,有关办案人员“在法律适用上把握不准,出现了错误”,似乎也是在所难免,不应过于苛求。问题是,作为专门办案人员,比起一般民众,理应更为知晓“罪刑法定”的原则。

  诚然,早在2003年,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河南省公安厅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森林和野生动植物资源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就写到蕙兰在河南省的重点保护范围内。但是,2008年最高检和公安部联合出台的司法解释已明确了,重点保护植物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为准,而蕙兰并不在该批名录之中。一个是地方政法部门的红头文件,一个是具有“准立法”效力的司法解释,孰重孰轻,如何适用,在具体审理裁判时,并不难于判断和选择。

  刑罚是最严厉的处罚措施,定罪量刑理应慎之又慎。更令人不解的是,如此明显的“适用法律错误”,在当地司法审判中延续多时,先后有十余人入罪,也没有人“察觉”和“纠正”这一错误。如果不是媒体持续聚焦,法院决定再审,上述四名当事人也很难摆脱沦为罪犯的噩运。作为当事人之一的秦运换甚至表示过,自己“因为没钱请律师,也不准备再上诉”。随着再审改判的推进,对于有关判案中的法律责任,还需要依法厘清和追究。

  每一起错案,都是正义的伤痕。对于“挖兰草”案件,在承认错误、依法改判、给予救济的同时,也应深刻检讨犯错成因,该追责的追责,该整改的整改,彻底修复受伤的正义,避免类似错案再次上演。(欧阳晨雨)

关键词:挖兰草被判三年,正义,刑罚责任编辑: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