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评论 > 时事快评

“被在逃通缉犯”背后,有着怎样的猫腻

来源: 长城网  作者:于立生
2018-10-12 10:40:00 
分享:

  11年前被通缉:通缉令发出时,正和民警在旅游!如不是多次报考事业单位一直无法过审,31岁男子武汝元不会发现自己曾是一名“在逃通缉犯”。2007年,当时在江苏阜宁县一高校读书的他卷入一场校园斗殴后,被该县光明派出所民警从学校带到天津、山东一带进行“法制教育”;11年后,他查档发现自己当年“被通缉”的时间与接受“法制教育”的时间重合,怀疑“事情可能是当事民警设的局”。(10月11日红星新闻)

武汝元近照。受访者供图

  此事的吊诡之处有二。其一,公务员及事业单位招考,因公职关涉公共利益,设有一定的职业准入门槛,需要进行前科审查,筛除掉有过刑事犯罪记录者。可武汝元仅是“被通缉”而已;并未给定罪量刑。一个基本常识是:罪由法定。《刑事诉讼法》第12条也明确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可武汝元毕业后多次在报考教师、公务员、事业单位时,资质初审环节就给一票否决。相关单位在尺度把握上,是不是过于严苛,侵犯了其报考、就业权利?

  其二,就是他的“被在逃通缉犯”经历。事情的原委是:2007年10月18日,两班同学因打篮球发生冲突、打架,他在劝阻过程中手部受伤,后也因涉嫌参与斗殴被拘留两天;缴纳保证金获释后,经学校通知需配合民警的“法制教育”;就给办案民警带到了天津、山东一带;但其间并未进行什么“法制教育”,而只是一路吃喝游玩,全程费用由民警埋单。事隔经年,他查档发现,“被通缉”的时间与“法制教育”的时间正相吻合,档案中记载着,他因涉嫌聚众斗殴罪被通缉——“2007年10月18日立案……25日被光明派出所上网通缉,11月5日被天津公安局宝坻分局刑侦二大队抓获。”

学校老师为武汝元出具的证明材料作证:我班学生没有逃跑一说(注:武汝元也为武汝圆)。受访者供图

  所谓上网通缉,系针对在逃嫌犯及罪犯而言;可他当时一直和办案民警在一起,当年班主任出具的证明材料也称:“事件过程中我班学生没有逃跑一说”。武汝元很可能成了当年办案警察片面、刻意追求破案率、追逃率的牺牲品。要真是打着赴外地追逃的幌子,行公款吃喝、旅游之实,并炮制假立案、假通缉及假的追逃成功政绩,还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当事学生档案中记下一笔,给留下一个后遗症深重的污点,这也未免太龌龊、太卑劣了。

  尽管当年的办案警察都已调离;但他们当年的所作所为,已不是违纪违规这么简单的事,而是已然涉嫌渎职犯罪。《刑法》第399条规定了徇私枉法罪,指“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等行为。而根据最高检《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第5条规定,所谓“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即包含了相关违法立案、侦查(包括通缉)情形。所以此事已不是日前阜宁县公安局政治处工作人员所称已成立联合调查小组启动内部调查所可了结的;当地监察委、检察院等职务犯罪侦查机关,应及时履职介入其中,追查事实真相,严肃追究相关涉嫌渎职人员的法律责任。

  正如英国哲学家培根一句名言所说:“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司法人员的一次故意坑人的,不公正的立案、通缉,所起的负面效应,也大抵如此。其理如一。

  只有查明事实真相,予炮制假立案、假通缉、假追逃者以法律的严惩,并予权利受损方合理的补偿、救济,“被在逃通缉犯”一事,才能给相关当事人和公众一个说得过去的交待。(于立生)

关键词:被在逃通缉犯,真相,严惩责任编辑: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