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地理

阳冰独步

来源: 河北日报  作者:石丽娟
2018-05-25 20:21:46 
分享:

李阳冰篆书《三坟记》拓片

草堂集序

李阳冰像

  李白有诗云:“吾家有季父,杰出圣代英。”又曰:“落笔洒篆文,崩云使人惊。”让大诗人李白如此不吝赞美之辞的是何许人也?他是被诗仙李白呼为“从叔”的大恩人。他是唐代与颜真卿齐名、被誉为“唐代篆书第一人”的书法大家。他是从河北赵县走出的历史文化名人,宅心仁厚的清官廉吏,人称“笔虎”的李阳冰。

  李阳冰(约721年—约785年),字少温,祖籍赵郡(今河北省赵县)人,后迁云阳(今陕西淳化),唐代大诗人李白族叔。历任官职上元县尉、缙云县令、当涂县令、国子监丞、集贤院学士、将作少监、秘书少监等,世称“李监”。

  在书法史上,李阳冰精工小篆,被誉为李斯后“小篆第一人”,是我国小篆书法史上一位承前启后的大书法家;在文学上,他洞于字学,古今通文,编辑整理了李白诗文集《草堂集》,并亲自写序;在为人为官上,他品行高洁、仁义厚道、体恤百姓。无怪乎连孤傲的李白都专门写诗对他大加赞赏。

  李阳冰师李斯,承汉篆而超越六朝,在唐代,确有“阳冰独步”“仓颉后身”的历史地位。

  任何时代的巨匠都是富有创造精神的伟大群体,他们在技艺传承中凝练精神、探索创新、发展科学、积淀文化。李阳冰就是这样一位艺术巨匠。他对小篆有独到的见解和深厚的造诣,使早已被人遗忘的小篆在他手上得到了再生。当代书法家王南溟先生曾撰文评介李阳冰的小篆:“线条或如垂柳之摇曳,或如流云之舒卷,洋溢着一种抒情的气息,代表着小篆书法在唐代复兴的文采风流。”

  秦统一六国后,推行“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取消六国文字的政策。由丞相李斯负责,在秦国原来使用的大篆籀文的基础上,进行简化,创制了统一的文字书写形式,即小篆,又称秦篆。《说文解字序》说:“至孔子书六经,左丘明述春秋传,皆以古文,厥意可得而说也。其后诸侯力政,不统于王……言语异声,文字异形。秦始皇帝初兼天下,丞相李斯乃奏同之,罢其不与秦文合者。斯作仓颉篇,中车府令赵高作爰历篇,太史令胡毋敬作博学篇,皆取史籀大篆,或颇省改,所谓小篆也。”相比大篆,小篆这种书体更趋简化,体势修长,讲究对称,笔画停匀,用笔起收不露痕迹,体态端庄而秀美,是我国汉字的一大进步,也是汉字发展史上一次重要的里程碑。但是,自秦李斯创制小篆,历两汉、魏、晋至隋、唐,逾千载,学书者唯真草是攻,而篆学中废。

  李阳冰在缙云退居后,决心穷研篆法。他在《上李大夫论古篆书》中说:“阳冰志在古篆,殆三十年……年垂五十,去国万里。家无宿舂之储,出无代步之乘。仰望紫极,远接丹霄,若溘先犬马,此志不就,必将负于圣朝,是长埋于古学矣。”刚开始时,李阳冰专门研习李斯的《峄山刻石》,心领神会后,又学习孔子的《吴季札墓志》,得其真谛。李阳冰师古而不泥古,他把前辈们传下来的书法精神跟自己的体会加以融会贯通,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创造了圆淳瘦劲、森利豪爽的小篆,使秦篆得以完善和发展,实现了变革性的飞跃。对此,李阳冰自己也颇为得意,曾说从李斯之后就是他自己,“曹喜、蔡邕不足道也”。

  此种说法在许多人看来乃其自夸之辞,但在今天,如果我们能冷静、客观地梳理一下篆书艺术发展的历史,就会发现,李阳冰的这种自谓也算是比较客观的。《宣和书谱》称:“自汉魏以及唐室,千载间寥寥相望,而终唐室三百年间,又得一李阳冰,篆迹殊绝,自谓仓颉后身,观其字真不愧古作者。”宋朱长文《续书断》论书法,分神、妙、能三品,他列唐宋书家94人,惟推李阳冰、颜真卿、张旭三人为“神品”。李阳冰师李斯,承汉篆而超越六朝,在唐代,确有“阳冰独步”“仓颉后身”的历史地位。李阳冰篆书的艺术特点,唐人概括为“格峻”“力猛”“功备”,谓之“铁线描”,是篆书艺术在汉代以后出现的一座高峰。

  这些碑刻跨越千年而栩栩如生,如满腹经纶又历经沧桑的智者,悠悠地述说着千百年前的人和事,令人在感受深厚历史文化的同时,折服于浸润在碑刻上的那种执著的工匠精神。

  除了篆书艺术,李阳冰还喜好书石碑刻。当时颜真卿所书之碑就多由他题写篆额,两者往往有珠联璧合之妙,故当时人们称之为“二绝”。可见其书法与颜真卿齐名。据《旧唐书·李华传》记载,由李华撰文、颜真卿楷书、李阳冰篆额的《鲁山令元德秀墓碑》,因碑主和作碑者皆系当时的名人名家,此碑被称为“四绝碑”。

  李阳冰所书的石刻很多,其碑石题记遍及全国,但现存碑刻作品较为稀少。今天存世的唐代著名篆书碑文很多都是他的手笔,比如浙江缙云的《城隍庙碑》、福州乌石山的《般若台题记》、广西桂林的《舜庙碑》、安徽芜湖的《谦卦碑》、陕西西安的《三坟记》等,都是这位河北篆书名家留下的大作。

  其中《城隍庙碑》又称《缙云县城隍庙记碑》,唐乾元二年(759年)刻,李阳冰为该县城隍祈雨有应而撰并书。篆书8行,行16字,在浙江省缙云县。宋宣和年间方腊造反,刀兵所及,碑石断裂,文字残缺。现存为宋宣和五年(1123年)十月缙云县令吴延年根据拓片重刻,保存颇为完整,唯题记下面立石人官爵姓名缺蚀三字。此碑书法瘦劲有力,中锋行笔,结体委婉自如,与其所书他碑不同,有翻刻本传世。《谦卦碑》是李阳冰在任当涂县令期间,应友人之请所书而刻于石的,为篆书,气势犀利,风骨遒劲,笔法雄健。唐时散落民间,明初芜湖王氏于当涂城内获得,将碑转至芜湖秘藏家中。至明嘉靖四年(1525年),始由芜湖关监督张大用从王氏家中移立于学宫,并为之题跋云:“阳冰篆书祖秦相斯,而笔力过之,舒元舆辈论之详矣。是刻藏芜湖王氏,国初得之当涂县治,风骨雅健,卓有古意。”可惜这“题跋”碑石在上世纪70年代毁坏无存,而三块《谦卦碑》至今犹存。

  《三坟记》为李阳冰代表作。原石久佚,现存陕西省西安市碑林的为宋时重刻。《三坟记》承李斯《峄山碑》玉筋笔法,结体修长,线条遒劲平整,笔画从头至尾粗细一致,光滑洁净,婉曲翩然。清孙承泽云:“篆书自秦、汉以后,推李阳冰为第一手。今观《三坟记》,运笔命格,矩法森森,诚不易及。然予曾于陆探微所画《金滕图》后见阳冰手书,遒劲中逸致翩然,又非石刻所能及也。”清康有为认为《三坟记》以“瘦劲取胜”。

  这些碑刻跨越千年而栩栩如生,如满腹经纶又历经沧桑的智者,悠悠地述说着千百年前的人和事,令人在感受深厚历史文化的同时,折服于浸润在碑刻上的那种执著的工匠精神。

  有痕也好,无迹也罢。李阳冰,这位书法巨匠的气度风骨,以及他的艺术影响,他的匠心匠作,早已穿越了地域,穿越了时空……

  后人说李阳冰的笔法“风骨雅健,卓有古意”,这正是字如其人,李阳冰的为人也是仁义厚道,有一种传统的谦谦君子之风,这和他良好的家教、学风不无关系。

  为了更多地掌握李阳冰的资料,同时从内心里也特别希望能在家乡寻找到有关李阳冰的蛛丝马迹,我专程回到赵县,查阅了《赵州志》等相关资料,但略感遗憾的是,《赵州志》中仅有简短的几句话:“李阳冰,字少温,赵州人,以词翰名。乾元间为缙云令,值岁旱,祷城隍与神约,不雨即焚庙,及期而雨,自为文纪之,后迁当涂令,篆书尤著。”(光绪丁酉重修《赵州志·人物志·文苑》卷十,二十页),这其中,并没有对李白和李阳冰关系的记载。

  那么,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是怎样和李阳冰结缘的呢?据传李白自称李阳冰是其族叔。由于李阳冰的生平事迹史书缺载,对他们之间这样的辈分关系现已无从详考确证。不过,据《新唐书·李白传》记载,李阳冰在任当涂县令期间,曾与李白有过一段不同寻常的交往,他们之间的深厚友谊也一直为世人所传颂。

  唐肃宗时期,李白曾投身于永王李璘,担任幕府僚佐,后来李璘在丹阳起兵叛乱,兵败被杀,李白受到牵连,治罪流放于夜郎(今贵州辖境)。乾元二年(759年),朝廷宣布大赦,李白才重新获得自由,东归浔阳(今江西九江),又辗转流落于江淮一带,居无定所,穷困潦倒,生活十分凄惨。

  无奈之下,李白从金陵(今南京)来到当涂,投奔族叔李阳冰。起初,李阳冰不知道李白的窘境和来意,当李阳冰送李白上船告别时,见到李白的《献从叔当涂宰阳冰》诗后,才又把他挽留下来。在这首诗中,李白首先对李阳冰的才华进行了赞扬:

  吾家有季父,杰出圣代英。

  虽无三台位,不借四豪名。

  激昂风云气,终协龙虎精。

  弱冠燕赵来,贤彦多逢迎。

  鲁连善谈笑,季布折公卿。

  李白认为李阳冰为人耿介,才高出众,年轻时由燕赵南下,受到贤士们的器重和赏识,许多贤达名士都愿意与他交往,说他既不依附权贵,又具有英豪之气。接着,李白又在诗中对李阳冰在当涂的政绩进行了颂扬与评价:

  宰邑艰难时,浮云空古城。

  居人若薙草,扫地无纤茎。

  惠泽及飞走,农夫尽归耕。

  广汉水万里,长流玉琴声。

  雅颂播吴越,还如泰阶平。

  李白认为李阳冰在安史之乱后来到当涂,临危受命,治理有方,惠泽遍施,政绩卓著。最后,李白在诗中陈述了自己无所依归的困难处境:

  小子别金陵,来时白下亭。

  群凤怜客鸟,差池相哀鸣。

  各拔五色毛,意重泰山轻。

  赠微所费广,斗水浇长鲸。

  弹剑歌苦寒,严风起前楹。

  月衔天门晓,霜落牛渚清。

  长叹即归路,临川空屏营。

  从诗里看出李白是在冬天由金陵来当涂投靠李阳冰的。当时李阳冰在当涂任县令,得知李白的遭遇后,他不顾别人非议,毅然将李白在当涂安置好,生活上给予无微不至的关照,使李白晚年终于有了一个栖身之所和归宿之地,从此两人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唐代宗宝应元年(762年)十一月,李白一病不起,在病榻将自己的诗文草稿交给李阳冰,请他编辑作序,后来李阳冰将其诗文编辑成《草堂集》十卷,并为之作序。李阳冰在序中说他“临当挂冠,公又疾亟,草稿万卷,手集未修,枕上授简,俾予为序”。这是说李阳冰在“临当挂冠”正要辞官的情况下,还为李白编了集子,写了序言。他在序言中除对李白的家世、生平、思想、性格、交游等情况作了简要记述外,同时对李白的著述情况和诗文成就作了高度评价,称颂李白“驰驱屈宋,鞭挞扬马,千载独步,唯公一人”。

  可以说,李白的诗歌之所以能够广为流传,除了其诗本身具有很高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之外,李阳冰的编辑整理之功也是不可抹杀的。这也是李阳冰为中国古代文学史作出的一大贡献。

  李阳冰不仅以其独具风格的篆书艺术享有盛誉,而且在书法理论方面也有很高的造诣,是极为罕见的书法理论专家。他曾著有《翰林禁经》八卷,这是专门论述书法体势及笔法中的各种禁忌的著作;又著有《字学推原》,专门论笔法的点画之别;还著有《翰林密论用笔法二十四条》,以阐释各种笔法技巧。这些著作对于书法艺术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指导作用,因而历代书法家皆奉为至宝。

  中国书法界流传着一种说法:“有唐三百年,唯称篆者,阳冰独步。”写到这里,突然想起金庸笔下的“凌波微步”,据说这是一门极上乘的武功,可以做到“体迅飞凫,飘忽若神”。而李阳冰的篆书“变化开阖,如虎如龙”,两者是否有同工之妙呢?

  如今,我站在故乡的土地上,放眼望去,赵州城早已充满着现代气息,大街上店铺一家挨一家,大大的招牌中各种字体林林总总,唯独难觅篆书。已是初夏,风吹在脸上,暖暖的,可心里却莫名地泛起一丝酸楚和凉意。李阳冰,在自己的家乡真的已无处可寻你的痕迹了吗?路边的垂柳随风摇曳,逸致翩然,似乎在提醒安慰我:这,不就是李阳冰留下的风采吗?

  是啊,有痕也好,无迹也罢。李阳冰,这位书法巨匠的气度风骨,以及他的艺术影响,他的匠心匠作,早已穿越了时空……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片)

关键词:李阳冰,赵县,书法大家责任编辑: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