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时评 > 时事快评

【改革·印记】让老百姓拥有更多的健康获得感

来源: 长城新媒体  作者:于海新
2017-11-28 17:48:31 
分享:

  打小我就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用我妈的话说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顽皮的像个假小子。

  6岁的时候,在刚上完学前班的那个暑假,正赶上过庙会,村里的戏台早早的就搭好了戏棚。趁着下午那两场戏还没开始,我和小伙伴儿就在台上台下的追逐打闹,钻到后台看热闹。戏台两侧是有台阶的,但是我们偏偏要从台前爬上去,一米多高的戏台,就这样和小伙伴架着扛着的上去了,可不巧等我刚上去,邻居家一个妹妹冷不防推了我一下,我从戏台上摔下,胳膊正好摔在刚刚踩过的石头上,折了。

  我就这样耷拉着胳膊大哭着回家,当时镇上还没有卫生院,也没有条件拍片子来看看,妈妈带我到村里的一个正骨大夫那里,说是要把胳膊捏上。两个大人把我的胳膊往两边拽,倒也不见得是那大夫的医术不好,而是那种捏骨的疼痛我实在难以忍受,于是在一片杀猪般的嚎叫声中,我的胳膊就这样被捏上,打了石膏,等待它自己长好。

  九岁那年,我患了胸腔积液,通俗说就是胸膜炎。那几天总是高烧不退,去了周围村子好几个诊所,都说是感冒,吃的药一点效果也不见,后来妈妈经村里老人“推荐”,带我去了隔壁村的一位“神婆”那里,那老太太带我去了一间香堂,上了香、磕了头,收了好几包的香灰,让我回去泡水喝,并信誓旦旦的保证“药到病除”,那香灰加白糖的味道至今想起来我的胃里仍然是一片翻滚。直到我的肋骨里面开始疼,妈妈才意识到问题没那么简单,就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走了四十多里路,到了县城的一家物探医院,住院19天,做了两次抽液手术,这病才好。住院那些日子,爸妈几乎没怎么陪我,因为家里还有同时患有肺结核和糖尿病的爷爷,我们爷俩同时生病,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有时候透过医院病房的玻璃,我都能看到妈妈偷偷的抹眼泪。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也是九十年代农村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一个缩影。老百姓最害怕生病,大人总是说“有啥也别有病”“得什么也别得病,缺什么也别缺钱”,“看病难、看病贵”是老百姓最现实、最无奈、最担心的问题。

  为缓解这一难题,我国于2002年明确提出各级政府要积极引导农民建立以大病统筹为主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从2003年起在全国部分县(市)试点,逐步实现基本覆盖全国农村居民。我上班的时候是在2008年末,被分到乡镇的农业办工作,当时正好分管新农合工作,对于新农合制度,老百姓非常认可,参合率达到98%。今年3月初,爱人的奶奶因心脏病住院,做了心脏支架手术,花费12万多元,仅新农合一项保险就报销了近七万,而且是“出院即报”,再也不用先垫付后,再跑到社保局去报销了。七十多岁的奶奶直说“这个新农合可真没白入。”

  从以前的“看病难、看病贵”到现在的合作医疗报销比例大幅度提高,镇上的卫生院医疗条件也越来越好,老百姓在就医上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实惠,随着医疗改革的深入,医疗资源的下沉,相信更便捷的服务、更优质的资源、更高的医疗水平将会带给咱农村的老百姓越来越多的健康获得感。(于海新)

关键词:健康,获得感,医疗改革责任编辑: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