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渤海潮>>河北纸媒

“年进千亿仍债台高筑”拷问收费还贷

http://www.hebei.com.cn 2011-10-18 10:56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截至10月16日,京沪等12省份公布了收费公路摸底调查结果:12省份收费公路累计债务余额7593.5亿元,去年收费额1025.7亿元。比如北京,去年收费60亿元,日均进账1637万元。(燕赵都市报)

    这是一个让公众目瞪口呆的结果,更是一个让公众绝望的结果。公众本期待通过“公布收费公路的运营情况”看到一个透明的收支账,从而杜绝乱收费和超期收费,没想到却看到了让人绝望的烂账。收费公路年进千亿,似乎是暴利的;而累计债务却达近8千亿元,似乎又是巨亏的——每年的千亿收费,不要说还银行的贷款本金了,就是全用来还利息,都显得吃力。比如北京,去年还贷20.6亿元,但其中贷款本金只有0.5亿元,其他还的只是利息。如此收费还贷,得收多少年啊。让人绝望之处正在于此。

    这一次收费公路的运营情况公开,不是一次“方便公众监督”,而是一次公路自证收费正当的机会——不要总批评公路收费,修路欠了银行那么多贷款,不收费拿什么来还贷款;总说高速收费高,可收的那点儿费,连银行利息都付不起。

    当然,数据的真实性和收费的流向是很成问题的,比如各地普遍暴露出管理成本太高。还是以北京为例,北京去年收费60亿元,可只拿出了20.6亿元用来还贷,其余近40亿元都用于养护支出和运营管理支出,这种“运营管理支出”是不是太高了,不能把畸高的福利和腐败成本全部算到“运营管理支出”中,不能将“养路费”变成“养人费”。从各省的支出都能看出来,这项“运营管理支出”非常高,欠银行的钱再多,可“运营管理支出”一分钱也没少支出。这说明,即使公路债台高筑,可收费者仍富得流油——反正欠债的不是他们,所欠之债可以通过源源不断的收费来还清。

    不过,从公开的账目看,即使把收到的钱全用于银行还贷,很多公路也很难在20年中还清贷款———过去我们都把矛头指向了贪婪的收费者,指向了地方将高速公路当提款机;现在看来,根本问题并不在乱收费和高收费,而在于收费还贷政策。有收费还贷政策,必然会有高收费,而且是绵绵不绝的高收费。政府通过“收费还贷”政策成功推卸了公路投资责任,而所有成本都转嫁到了公众身上,修路欠银行的债,政府一分钱都不会掏,每一分钱都落到了公众身上。

    日进千万,年千亿,却仍债台高筑——这一荒唐的现实,将“收费还贷”政策的高成本问题暴露得淋漓尽致。一个是看得见的显成本,就是银行的利息,贷款修路,每年所要还的利息就要数十亿。这样的高成本,导致许多地方的收费全用来还利息都不够,还清贷款更是遥遥无期——从目前情况看,要还清贷款,只能不断提高收费和延长收费期限了。可既有的收费已非常高了,已超过了国人的承受能力,让公众不堪重负。“延长收费期限”也行不通,许多公路本就在超期收费。

    另一个看不见的隐成本是,公路的收费成本。从各省公布的账目可以看到,收来的钱中很大一部分是用于“经营管理支出”,就是给收费管理员开工资,就是收费的成本。比如,去年辽宁省公路收费总计914659万元,运营管理支出54779万元——这还只是官方公布的,现实中隐性的“运营管理支出”可能更高。这些完全都是收费带来的。

    不少地方,因为收费公路影响地方发展,政府考虑回购公路,可回购时耗费的成本,比当初建路时高多了。南京机场高速,修建时不过花了9.8亿,可14年收费收了28亿——关键是还没还完,费仍继续在收。政府为了推卸投资责任“收费还贷”却把畸高的制度成本都推到了公众身上。(曹林)

关键词:收费公路|年进千亿仍债台高筑|收费还贷

稿源:燕赵都市报
责任编辑: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