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渤海潮>>河北纸媒

冷血的罪责不可饶恕

http://www.hebei.com.cn 2011-10-17 10:45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0月13日,一幕人间惨剧发生在佛山南海黄歧广佛五金城:年仅两岁的女童小悦悦走在巷子里,被一辆面包车两次碾轧,几分钟后又被一小型货柜车碾轧。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七分钟内在女童身边经过的十几个路人,对此不闻不问。最后,捡垃圾的阿姨把小悦悦抱到路边并找到她妈妈。目前小悦悦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昨日下午,南海市公安局召开媒体通报会称,两名肇事者均已被抓获。(河北青年报)

  尽管捡垃圾的阿姨把小悦悦抱到路边,但依然让我们觉得冷血铺满了小悦悦倒下的那条巷子,以至于让此举成为这起悲情事件中颇令人心酸的安慰。如果第一辆面包车司机,还有些许人性,小悦悦至少不会遭受第二次碾轧;如果货柜车司机还有些许人伦,倒在地上的小悦悦也不会再遭前后轮两次碾轧;如果那些匆匆过客,哪怕发出一声惊叫,都可能让小悦悦免遭一次碾轧……一句话,如果人性中还有悲悯二字,小悦悦的命运不至如此。

  尽管肇事者已归案,然而,我们都应该有所警醒和反思:对于公民个体的生命,我们做了什么,我们未做什么,我们该做和能做什么?我们对生命是否保持了足够的敬畏,对生命的呵护是否有足够的制度支撑、意识支撑?

  在吁请当地司法部门对两个肇事逃逸司机依法严惩,谴责那十几位“不闻不问”的路人同时,我们需要泣血追问:这,到底是为什么?对生命的漠视,难道不是一种罪责?

  不要再拿南京“彭宇案”来讨论扶与不扶的问题,因为即便考虑到搀扶的风险成本,可以漠视路人跌倒,但却没有任何理由漠视一个弱小的生命,反复被车轮碾轧——哪怕仅仅是围观,都可以阻止人间惨剧的恶化。遗憾的是,十几位路人选择了“不闻不问”,这跟规避风险几乎没有关系。

  不久前,《人民日报》曾刊文指出:我们已进入“陌生人社会”——互不信任增加了社会运行成本,也让人的情绪变得负面,一方面对陌生人处处提防,另一方面抱怨“人性冷漠”;一方面指责他人“麻木不仁”,另一方面又提醒亲人朋友遇事少“出风头”。从小悦悦的悲惨遭遇来看,此处所谓“陌生人社会”又何止是互不信任,而是恶化到了舍己之外漠视一切的地步,哪怕是面对一个弱小鲜活的生命正遭受碾轧。

  托尔斯泰说:“人们一切不幸的根源,不是饥荒,不是火灾,也不只是那些作恶者,而在于他们各自为生。”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多种版本之一,看似是一种最明哲保身的处世哲学,但当太多人丢弃了道德底线、良知甚至人性的悲悯,任何人都将无以自保。以此来看,很多不幸恰恰是我们自己造就的。当一味地向钱看,不但让经济领域充斥了假冒伪劣,也丢掉了道德的血液与基因。事实证明,生产地沟油的,未必就能躲过染色馒头;制售瘦肉精的,难保自己不吃化学火锅……对别人不负责任的结果,就是自己也难逃厄运,甚至成为自己的掘墓人。

  很多人在苦苦寻求如何自保,甚至“挣自己的钱,走自己的路”成了很多人自以为是的选择。于是,我们在佛山南海黄歧广佛五金城的巷子里,看到了十几位脚步匆匆的人,他们或许在寻求自保,或许急于积累自助的资本,直至漠视了对生命的互助。但需要明确的一个前提是,当人人封闭于自保或者自助的圈子之中,我们都将成为脆弱的社会人,自己的那点自保或者自助之力,根本不堪一击。

  目不斜视地向钱看,我们丢掉了道德和良知,尝到了人人自危的苦头;如果我们再丢掉人性的悲悯而变得冷血,谁都难逃命运的多舛。

  醒一醒吧,人性之善才是每个人的护身符,相反,冷血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责,对他人,更是对自己。(燕农)

关键词:两岁女童|小悦悦|碾轧|佛山南海黄歧广佛五金城

稿源:河北青年报
责任编辑: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