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长城网>>渤海潮>>社会民生

重塑社会心态破解“彭宇案”的“罗生门”

http://www.hebei.com.cn 2011-09-05 10:52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江苏镇江六旬老人杨老先生晨练时发现一名醉酒男子蹲在公交站台石阶上,便劝说其早点回家,随后又伸手相扶。不想男子误以为杨老先生要偷自己东西,随即与他人一起将老人暴打至重伤。目前杨老先生仍处于昏迷状态,生命垂危,行凶的三名男子已被刑拘。(9月4日《扬子晚报》)

  我们似乎身处在一个“好人难当”的风险时代,从“彭宇案”后,这种风险得以扩大。甚至有人说,社会道德由此滑坡30年。某某地“彭宇案”的新闻报道并不少见,近些时日就有天津“许云鹤案”,如皋市的“殷红彬案”。推及此事件,也不过大同小异,老人处于好心对醉酒男子劝告和相扶,却遭致怀疑暴打至重伤。我们不禁要问:我们的社会怎么了?人人自危,暴戾之气呈蔓延之势。这个社会会好吗?

  问题的症结归根结底在于在急剧转型中社会心态失衡之势,京大学教授夏学銮指浮躁,喧嚣,忽悠,炒作,炫富,装穷,暴戾,冷漠当前八种不良的社会心态。这些不良心态作用于我们的行为及价值取向,对应于此类种种道德失范的社会现象。知恩不图报,反而被讹诈,加剧了人际之间的冷漠。看到这则新闻的同时,笔者看到这样一则报道:武汉市一位88岁的老人在菜场口摔倒后,围观者无人敢上前扶他一把。1小时后,老人因鼻血堵塞呼吸道窒息死亡。(9月4日《成都晚报》)对于围观的群众明明是举手之劳,却见死不救,究竟是谁之过?追其根本在于我们社会的道德成本及风险持续增加,公众才产生非理性的焦虑,宁愿承受道德的谴责,也不愿“惹祸上身”。

  好人本就稀缺,就如该事件中年过六旬的杨先生的善意之举,被误认为小偷,落个性命攸关的境地,这叫人情何以堪?当这类新闻以聚点形式呈现公主眼前时,起码可以看出我们的社会本身正遭受着巨大的信任危机。人人对他人都充满戒备防卫的语境中,往往颠倒是非曲直,难以体现“好人有好报”的价值原则。

  暴戾的社会心态,意味着每个人笼罩在不安去的公共环境之下,生命财产随时都会受到威胁。季某、吴某和马某虽然是处于醉酒的状态,但不意味着不负法律上的刑事责任。我国《刑法》第18条第4款就规定:“醉酒的人犯罪,应负刑事责任。”三个年轻力壮的对一老人,在他倒地后继续虐打。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小偷,我们就把他打成生命垂危?这也不是一个公民社会应该出现场景,人毕竟是社会性动物,需要讲究基本的人性情怀。

  在“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和充满戾气的病态社会中,我们首先丧失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基本信任。如此之下,一个相互伤害的社会容易让人们都患上了受害强迫症。这样,谁还能敢无所畏忌行善呢?所以,亟需改善和重塑我们的社会心态,拾起被丢失的传统美德和正确的价值观,方能破解因“彭宇案”陷入的“罗生门”。(叶鹏)

关键词: 彭宇案|许云鹤案|殷红彬案|信任

稿源: 红网
责任编辑: 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