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长城网>>渤海潮>>长城时评
撼鹅城收费易,撼公路收费难
http://www.hebei.com.cn 2011-06-23 16:49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6月20日,国家五部委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收费公路专项清理行动开始启动。浙江台州椒江大桥、河南郑州黄河大桥、山东济南黄河大桥、广东佛山三水大桥4个路桥收费站被曝光后仍超期收费。(6月21日《京华时报》)

    俗话说得好,死猪不怕开水烫。面对国家五部委的专项行动,这四个被曝光违规经营的路桥收费站依然是外甥子打灯笼——照旧收费,完全没有收敛的意思。而四个违规收费站的上级主管部门,要么拒绝回应,要么装聋作哑,声称正在调研云云。

    四个违规收费站中,有“亚洲第一大公路桥”之称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它从1986年正式通车收费至今,一直备受诟病。2008年2月27日,国家审计署对18个省市收费公路建设运营管理情况审计结果显示:总投资1.78亿元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1996年已经全部还清贷款,违规收费14.5亿元。然而时值今日,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南收费站前一个通行收费公示板上仍这样写着:收费起止日期为2000年12月28号至2020年12月27号。河南省交通厅相关负责人则表示:“现在不可能马上就采取什么动作,根据程序四个阶段,第一学习贯彻,第二调查摸底,现在正在学习贯彻阶段。”

    真不知道河南交通厅的这位负责人,要学习贯彻到什么时候?真不知道他所说的第四个阶段,是不是要等到2020年之后?真不知道国家审计署的审计结果,五部委的专项清理行动,怎么就撼不动这位负责人,怎么就撼不动这些明显违规的收费站!

    清理公路违规收费之难,不得不让人忧心。在四个收费站违规行为已被认定并被曝光的情况下,清理行动都推进不下去,那些尚未浮出水面的违规公路收费站,清理起来又谈何容易?

    在今年元旦期间热映的贺岁剧《让子弹飞》里,鹅城的地方官与恶霸勾结,将当地的税收收到了90年后。“鹅城式”收费虽是艺术家的虚构,但它与违规公路收费何其像也,君不见这些违规收费的公路,少则要收一二十年,多的要收五六十年,直收到白发人成了黑发人,直收到路要废弃桥要垮掉。

    违规的公路收费与“鹅城式”收费的不同在于, “鹅城式”收费是几个贪官恶霸的荒谬之举,终结“鹅城式”收费只需惩治这几个贪官恶霸即可,而违规的公路收费站却是遍地都是,它们往往是得到了地方相关部门许可,甚至和地方相关部门签有经营合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披着合法的外衣。单纯的依靠地方政府自查自纠来处理,很难从根本上解决。

    由此可见,撼鹅城收费易,撼公路收费难。若想从根本上解决收费公路乱收费问题,必须制度化常态化紧盯这一问题,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加大对地方行政主管部门的问责力度和考核力度,将地方官员的乌纱帽和解决公路收费的问题挂钩。如此一来,“撼公路收费”指日可期。(王孝武)

关键词: 收费公路|专项清理|路桥收费站|超期收费|王孝武

稿源: 长城网
责任编辑: 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