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长城网>>渤海潮>>河北纸媒
假洋文凭买卖究竟有怎样的“行情”?
http://www.hebei.com.cn 2011-06-21 11:21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从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获悉,今年1月至5月,该院共受理利用国外假学历实施的诈骗犯罪7件,涉及33人,涉案金额达796.8万元。相关案件的受害人分布在全国各地,人数达339人。刚刚受理的利用国外假学历实施的诈骗案中,八成受害人是企业副总经理以上级别的高管人员。(6月20日《中国青年报》)

    文凭与能力就像“红”和“专”的关系,你很难说清哪个更重要。理论上说,当然能力优先,因为文凭不过是能力的一纸钢印;但程序上说,没有这一张文凭,谁知道你是不是有吹破天的本领。

    有关假洋文凭的风靡,论说最多的原因,是学历崇拜、惟证书论。比如前几日有消息说,调查显示,美国州议会议员中大约25%没有大学文凭,对此,美国州议会全国会议执行理事威廉说,各州对议员有年龄限制,但受教育程度不设底线———于是有人大赞这种惟能力论的用人制度。但问题是,假洋文凭在中国成为“硬通货”,难道仅仅是学历的关系吗?或者国际友人已经到了无视任何文凭的地步?答案自然是否定的。道理很简单,我们的用人者、晋升制度等,其实恐怕连外文都看不懂几个,遑论满纸洋文的大叠证书,但为什么它就能折现权力与利益?为什么它在官场、商场“通存通兑”?

    文凭的背后,是社会信用。《盛世危言》说,“考取文凭,方准用世。”尽管此“文凭”非彼“文凭”,但这一词汇历来都指向与公权相关的某种公信。洋文凭好使,是因为洋大学好使……其实崇拜洋文凭的,初衷并不可耻,因为它幻想以他人的信用保障自己用人的可靠,只不过后来越来越“形而上”,加之人人窥见其间的“红利”,监管又以失职渎职“成人之美”,终于令其异化成一种“产业”。

    假洋文凭的兴盛,本质在于真正的本土文凭的没落。这从“世界一流大学”的心结上足以窥斑见豹。文凭是不可原罪的,或者说,文凭与能力并不是鱼和熊掌的关系。如果文凭是干净的、含金量很高的,又如果能力者也有自己“搏出位”的常规路径,那么,各自生存在有序的社会坐标中,怎会同根相煎呢?

    真正令人担心的是我们对假洋文凭的态度。2010年7月,唐骏“学历门”事件曝光后,一度引发国内舆论热议。本以为这等丑事迟早要众人喊打,哪知人家路演一场接着一场,“可以复印的文凭”与“可以复制的成功”,成为这个时代对假洋文凭真实心态的写照。这就是秩序坐标上的现实温度,冷暖如许,甘苦自知,而假洋文凭的“得道”,与社会信用行情看跌有着同样铿锵的节奏。

    没有人逼着你买假洋文凭,就像没有人逼着我们的大学、社会信用越来越“克莱登”一样。然而秩序的溃坏不是一小撮人的阴谋,必是“多米诺骨”反应。有一点是肯定的:弄懂假洋文凭买卖的“行情”,所谓整治才有可能釜底抽薪。(邓海建)

关键词: 假洋文凭|高管|学历

稿源: 燕赵都市报
责任编辑: 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