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长城网>>渤海潮>>河北纸媒
故宫博物院为何总是“被擅作主张”
http://www.hebei.com.cn 2011-05-18 09:38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5月16日,故宫博物院对“建福宫变成富豪专属会所,发放入会协议书”进行回应称,经核查,受故宫博物院委托承担花园接待服务工作的故宫宫廷文化公司,在未经院里审批的情况下,擅作主张,扩大服务对象、发放所谓入会协议书。目前已经彻底停止这种不当行为。

    对照一下此前同一天故宫博物院对“错字门”的回应———“未交院里检查”、“未请示院领导”,不难发现,上述针对“会所门”的所谓“擅作主张”的回应,所遵循的思路和逻辑如出一辙,也即,“问题都出在‘下面’,都是底下人‘擅作主张’的结果,与故宫领导并无直接关系,领导也是被蒙蔽的受害者”。

    这样一种急于向下推卸责任,通过寻找“替罪羊”来洗脱自身干系的做法,无疑让人不齿、也很难让人真正信服和接受。“入会协议书”以及相关的会员会费标准早已满天飞、许多局外人都已经耳熟能详了,作为当事人的故宫博物院怎么可能始终毫不知情、完全被蒙在鼓里?退一步讲,即使故宫高层对此事确实不知情,“会所门”当真是下属部门“擅作主张”的结果,那么,这种频繁一再的不知情、“被擅作主张”本身,难道不也是一种失职渎职吗?身为一方领导,动辄就被下属“蒙蔽”、“擅作主张”,如此的领导究竟是怎么当的?

    当然,如果我们能静下心来,回头深入故宫博物院内部观察,又会发现,在现行管理体制下,“擅作主张”的频繁发生,其实也并不是什么意外之事,在某种程度甚至可以说就是一种必然结果。

    打开故宫博物院官方网站,我们会看到,虽然该院在形式上是一个公共文化机构、事业公益部门,但其内部的组织架构、机构设置实际上更像是一个体系庞杂臃肿的机关衙门。如仅院领导就多达7人,包括1正6副,下属的处室部门更多达30个,而这些处室下设的科室更超过130个。这其中,“保卫处”和“行政服务中心”下设科室都达到10个。而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还有,在故宫博物院下属的30个处室中,可以归为专门业务部门的处室只有11个,其余的19个处室,都属于行政部门、管理机构的范畴。这其中,仅处级的“办公室”便多达5个,分别是,院办公室、党委办公室、纪检监察办公室、工会办公室、基本建设办公室。

    将故宫博物院的这一庞杂臃肿的组织构架,与任何其他政府机构如国家部委相比,显然都会毫不逊色、甚至完全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众所周知,即使在皇权时代,作为皇宫的紫禁城,虽然也以机构庞杂而著称,但其下属的机构也没有多达30个,如明代,紫禁城内廷总计不过是“二十四衙门”。今天的故宫早已不再是皇宫大内,而是全民共有的公共资产,但故宫博物院的下设处室却多达30个,依然“宫门深似海”,岂非咄咄怪事?!

    既然如此———在这种机构庞杂臃肿的背景下,故宫博物院频频出现下属部门“擅作主张”、蒙蔽领导的情况,显然也就不足为奇了。我们知道,任何机构臃肿的部门,其长期运行的一个必然特征和结果便是:人浮于事、效率低下。故宫博物院此次连续剧般上演的“三重门”事件,实际上就是对此的很好诠释。所以,对于“三重门”,我们的反思不应局限于就事论事,更要深入其背后的体制根源———反思公共文化机构究竟是怎样被深度权力化、衙门化的。(张贵峰)

关键词: 故宫博物院|建福宫|富豪专属会所|错字门

稿源: 燕赵都市报
责任编辑: 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