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长城网>>渤海潮>>社会民生
假如“旭日阳刚” 不会唱歌
来源: 钱江晚报 时间: 2010-11-22 08:11

  朴实的外表,沙哑而略带粗糙的嗓音,一曲《春天里》,唱得中国泪流满面。刘刚和王旭,这两位农民工,从地下通道唱到央视,唱到摇滚音乐会,成为最火爆的明星。几个月前,走在马路上,没有人会多看他们几眼。 

  刘刚来自黑龙江,在北京的主业是“唱通道”,王旭是河南人,管仓库的,会吉他。两人在地下通道偶遇,成了朋友,一弹一唱,成了“组合”。路人拍下他们“唱通道”的视频放到网上,点击量迅速上万,手机拍摄的粗糙视频,被无数人转载、推荐,以疯狂的速度席卷了整个网络,播放次数超过千万。上传视频时,朋友给他们起名“旭日阳刚”——他们就这样“被组合”。几位大学生找到王旭和刘刚,免费为他们拍摄mv。连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在开会时都特意提到这段视频,称多次让自己热泪盈眶。全国的媒体也蜂拥而来,邀请他们作嘉宾,把他们称为“平民偶像”,采访日程已经安排到了明年一月份。可以说,他俩的命运已经发生了转折,春天似乎快要降临到他们的头上。今年的“感动中国”人物里,如果有他们两个,人们也不会觉得惊奇的。 

  但是,“旭日阳刚”在感动中国的同时,也在提醒中国:他们只是庞大得难以计数的农民工中非常幸运的两个,他们的幸运,是小概率事件。还有无数像他们一样的农民工,“旭日阳刚”在成名前经历的一切:卖过水果,在工地上做过小工;找工作,被中介骗过,摆地摊,被城管撵过……这些,是无数的农民工共同的经历,而且还将继续经历,并不会因为 “旭日阳刚”的爆红而改变。 

  如果“旭日阳刚”不会唱歌,很可能不会有人给他们拍视频,即使拍了其他内容的视频,能不能走红也很难说,省委书记也就不一定会注意到他;就像更多的农民工不会有人给他们拍视频一样,也不能要求每一个省长、市长、县长都能叫出从他的车窗边掠过的农民工的名字。 

  看到“旭日阳刚”的走红,很多农民工都会羡慕的,有的人会想,要是我也会唱歌……作为个人,这样想很自然,但是,社会不能只让他们羡慕别人,而不给他机会,不会唱歌的农民工是绝大多数,不会唱歌也应该有机会,就像前几天《人民日报》记者采访过的农民工所说的那样:“我们不怕苦,就怕没有机会”;如果只有会唱歌才有机会,这个机会也是极其脆弱的,并且很可能得而复失的。 

  刘刚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向着镜头张开五指:害怕这样走下去慢慢的就飘了,我的手上的茧子都快掉完了,原来这都是茧子。原来腹肌看得见六块,现在剩两块了。这些东西要是一丢,那身体肯定就发福,发福当然思想可能就……我很害怕那样。 

  大概刘刚预感到命运的变化已经来临,又不能确知未来将是怎样,难免会迷惘;熟悉的以往即将结束,自己可能会疏离自己原来的身份、自己所属的族群。王旭也说,我不能丢掉我的本色。本来就是一个农民工,非要那样不行。 

  他们的冷静、自省并非没有道理,有很多人,发迹后就羞于承认自己以往的“背运”,于是,与之相联系的一切:出身、家庭、籍贯,甚至乡音,都成了包袱,甩得越远越好,忘得越干净越好,不愿再见到熟悉他过去的人,希望不熟悉他的人以为他一到世界上就是现在这样福相。 

  人的自我歧视,是社会歧视的内化;而歧视,来自平等的缺失。如果人们不再以身份、财富看人,公共资源(如发展机会)的分配,不再以权力大小、身份高低来决定,农民工不再是一个需要特别同情的群体,“旭日阳刚”也就不必担心自己会“忘本”,即背离自己的出身及其群体——如果真正实现“以人为本”,人与人之间,也就不会有不同的“本”;人的命运,也就不会因为是否具备唱歌这一技能而有所不同。

  

责任编辑: 超级管理员
相关链接